snowlight: (clamp - stars)
我现在啊……特别,非常,烧心一样地想飞去东京的每一家まんだらけ买コラロー同人本。

三百年没买手办了,却鬼使神差点开亚马逊买了罗的chibi娃娃。然而配套的柯拉松娃娃已经价格彪了快十倍…………所以罗只能在我书桌上打光棍了。(喂)

柯罗这CP,四处寻粮,大多不得。这两人中我自问偏爱罗多一些,但不管是从人物本身性格出发还是两人关系出发,能接受的他们的互动永远都是长成之后的罗死追他的Cora-san不放。(我是有多爱这样的段子orz……)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五星物语》里面密斯对怀园哭着喊着的那段——大意就是你救了我就要对我负责啊,救了我却不接受我的爱是神马意思!

密斯说这话我只想翻白眼,但是放到柯罗这个CP里面这逻辑没问题。何况浪荡子怀园不爱密斯,但是圣母柯拉松却爱罗呀!虽然原作里面当然是父子情(这不是恋童CP谢谢!!!),但长大的罗要追Cora-san,感觉成功率只能是百分之百,没有第二个选择。

被OP打了鸡血

Sunday, April 2nd, 2017 10:41 pm
snowlight: (artsy)
我对于四月的计划本来是这样的:炒炒莴笋、看看话剧、翻翻小说、打打游戏。
可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呀,所以我明天一大早就得去看牙医了——again。
而这一次……恐怕是要有大麻烦了。Orz

--------------我是回归OP的分割线--------------
为何我家Zoro辣么帅!辣么帅!!辣么帅!!!
为何罗和他家Cora-san这CP这么冷!这么冷!!这么冷冷冷冷冷冷冷冷!!!不觉得尾田欠他们一个HE吗!现代AU不会搞吗???原著AU不会搞吗???要知道Cora先生不涂彩妆(喂)绝对也是正点男人一个的呀!
至于Luffy……Luffy是Zoro的你们都死开……

It's been...what? Seven years? But I think I can finally start watching One Piece again.
It almost feels like a betrayal, because yeah, Ace.
There is still no way for me to read/watch the Battle of Marineford, but it's just that...when Sengoku said 受けた愛に理由などつけるな, I...I wanted to cry, and not out of sadness.
snowlight: (3)
一个黑帮兄弟故事,双男主分别是任贤齐和钮承泽。

任贤齐清晰地记得拍摄《伤心太平洋》MV时的情形,他和导演钮承泽一拍即合,“因为年轻时都在眷村长大嘛,眷村里的帮派情结自然影响了我们俩。”在轻狂不知愁滋味的年纪,每个眷村少年都向往着做大哥,像小说里描述的那样有情有义,为了朋友两肋插刀,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这,成了《伤心太平洋》故事的灵感来源。

钮大导演你是多爱黑帮兄弟搞基啊……orz
snowlight: (gazing2)
当年喜欢Methos果然是眼光太好了……
什么时候再翻Highlander出来看吧~(等等,看到人家当完演员能跑去考个医学院然后头发花白毕业做residency跑马拉松难道不是应该要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吗……)
snowlight: (sherlock - london)
不知“二月去伦敦”的愚蠢程度会不会和“七月去埃及”相提并论。

本来想着要不要现场看一场英超,查了下票价就打消这个念头了。西区看了一圈,暂定LM(这个LM的警察先生还是Hayden Tee啊哈哈哈哈)和Travesties。

不过……B先生你好,我要去看你家G先生的墓了呢。Highgate也是要去的——马克思嘛。(挖鼻孔)

除了看球,在巴塞罗那还有几件事情要做:
  1. Ca la Iaia的Catalan salad
  2. Font màgica de Montjuïc——希望时间不冲突
  3. Casa Mila
  4. Dali Museum (in Figueres)
snowlight: (2)
"I've seen old men cry when they sing it."
"Why? It sounds cheerful."
They were remembering who they were not singing it with.
snowlight: (cold)
希望农历新年后能多修身养性。=_=
这周内要去C家开户头。
月底要完成某剧本的翻译。这个应该不太难,大概……
但是问题是某君的历史论文……orz 只能说完全和西班牙那趟撞车了。
snowlight: (namaiki)
看描述一秒钟站了竹马CP但是BE了啊……!
并且另一个CP也BE了——男主为何红白玫瑰都能BE!怎么做到的!

很仓促不过订了二月中旬去西班牙的票。
唯一的问题是中间要不要去伦敦。
二月的伦敦……想想就销魂。
大概人会少点?
大概吧。
如果还看不到MSN……那也只能说是命了。

Not Even Wrong

Monday, January 16th, 2017 12:37 am
snowlight: (st - human please)
啊啊啊啊!
还是修行不够啊!
为什么要和人说哪怕一丁点政治!!!
Why!!!
其实按屁股发言也就算了,最可怕的是自己屁股在哪里都搞不清楚的……
snowlight: (har har)
我为了那本书在查一个名叫Thein-nee的地方,据说是自古以来缅甸和中国的交通要道。
然后我就去问同为大西南出身的铃铛同志。
两人忙活半天,查了各种十九世纪缅甸地图,终于……

蝴蝶:我找到那个Theinnee了!!!
蝴蝶:这特么的是个变体!本体为Theinni!
蝴蝶:位于今缅甸掸邦北部。在元朝和明朝曾属于木邦宣慰司,于万历年间归属缅甸。
铃铛:……是因为万历三十年没上朝么……

还有这样一段,依然是讨论书中内容:

甲:茶马从康熙中开始解除官营
乙:我觉得早期的康熙好牛逼,都请一些大牌去上节目
丙:……
甲:蔡康永一言而决,云南人民太可怜了我们给他搞条茶马古道好不好?于是就国退民进了
丁:………………

10 JUNE 1876, The Spectator )

再看Burn Notice

Tuesday, January 3rd, 2017 01:17 am
snowlight: (playful)
Michael和Max在一起真是美好啊。(叹气)完全就是我喜欢的那种为什么Max要领便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Michael如果黑化了和Larry在一起也很美好。
我觉得Burn Notice我没萌起来绝对是男主颜的问题……不是说难看,而就是……感觉CP不起来
Michael和Fi当然是真爱,但是……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Jesse和Fi的。orz
snowlight: (home)
Hopes for the new year at hand:
  • The book gets published and I get paid enough for it.
  • Pick up learning Spanish again. <—this is a big one
  • Iberia trip in March
  • Baltic/Russia trip in August/Sep, maybe China (again)
  • Read more serious books (hello Hannah Arendt)
  • More freelance work
  • Keep away from the vampiric sleeping schedule

The Last Goodbye

Thursday, December 29th, 2016 04:27 pm
snowlight: (2)
The Hobbit: The Battle Of The Five Armies - Billy Boyd: The Last Goodbye

I am not a hardcore LOTR fan by any stretch of the word, but the movies—and their music—are so beautiful that I feel...almost healed by it.
snowlight: (namaiki)
萌上不一定是因为颜,萌不上十有八九都是因为颜。
当然了,15岁能拿男单冠军也是很搞笑的。
snowlight: (le sigh)
我觉得这书真的……会被……河蟹了………………………… Of course, I'll be happy to be proven wrong, but as usual I am not optimistic (with good reasons really).

还是好好想一下三月份是不是真的要去西班牙吧……

今天早上起来发现昨晚好大雪。今天晚上又在下。Sigh……
snowlight: (innocent)
在Netflix上看了Medici: Masters of Florence第一集。男主一看就觉得好眼熟啊好眼熟,最后忍不住了wiki之……
噢,Robb Stark你好呀。
我已经可以脑补“这剧有那么点黄啊”vs“人家可是当过GOT主角的人”……

人物关系让我想起了某种版本的《教父》—死去的老爹是Vito,忧郁不想接班的男主是Michael,管不住自己下半身而且容易冲动的男二是Sonny,至于死忠副手……想说Hagen但是更像Neri。

打算继续看下去,虽然目前觉得男主有点洗得太白。以及历史上来说男二是他弟弟,看扮相完全是他哥。=_=
snowlight: (gazing2)
还在咳,不过大概快好了吧。
胃口恢复之后买了一只鸡,炖了几锅汤。吸取教训把脂肪和皮都先扔了再下锅,汤果然清很多。
主要是在吃汤里的平菇土豆和粉条。拿鸡汤代替水做了一小锅米饭,再泡着汤吃效果真是好
天天吃一个大石榴还是很幸福的。如果忽略翻译的死线的话。

周一欧冠要抽签了。我有种预感巴萨又要见拜仁……
如果真的能见波尔图,考虑飞过去看……买得到票的话。=_= 虽然MSN vs 卡西,好像……巴萨赢了我也不会太高兴啊。
天可怜见我就是想看一下MSN一起踢球,怎么会这么艰难的。

终于看到了鸣鸟的新章节,基本上就是“哈哈哈哈哈哈百目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节奏。然而没有三角老男人,自然也没有天羽。下一章应该是要明年了吧——搞不好还是农历的明年。桑心。
还是想写那篇天羽视点的……三角/天羽?三角+天羽?就是要恶补的东西太多。
三角和矢代我还是却下了。就连AU都算了。毕竟真爱无敌,百目鬼都已经让我狂笑得咳出来了。

顺便感叹一下,Seinfeld里面的$20定律真是诚不我欺。

十二月第六天

Tuesday, December 6th, 2016 08:02 pm
snowlight: (confused)
生日过了,咳得一塌糊涂,但是还是要勇敢地活下去。
历史书的翻译期限一改再改,现在看来是很紧,而且各种神兽事件屡屡出现,但是……还是要勇敢地活下去。→_→
天冷。风干。不想出门。
再加上工作忙,本来还想再刷一次神奇动物在哪里,不过现在看来不养好病什么都是白搭。
今年冬天这才刚开始就已经生病两次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