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ight: (amused)
注连绳曾经是个小帅哥,长大之后又成为了大帅哥。

再后来他成为了一个义薄云天舍身成仁的大帅哥,而这决定了他的一切黑历史记载都像暗部食堂的过期饭团一样被毫不留情地喂了猪。(猪表示鸭梨很大。)

……直到自来也决定光靠卖肉文和杀人放火为生是没有前途的,幸福退休生活要靠自己去争取,而争取的办法就是出版一本让整个忍者世界洛阳纸贵的书。

书的名字叫做:《流氓是怎样炼成的—你所不知道的注连绳》。

这本图文并茂的巨著深入浅出地刻画了四代目从一个忍者学校的中二毕业生到一个热爱调戏暗部美眉的有文化流氓的转变。人物形象清晰。情节狗血。杀器多多。一夜之间,“注连绳”几个字同时(同时!)成为了“耍中二”和“耍流氓”的代名词。从木叶的忍者学校操场到雾隐的五金杂货店,同一句话回响着久久不散:做人不能太注连绳!
snowlight: (naruto - 4k)
This was originally a part of The Day of Ceasing written for Kohaku-chan. It got cut out due to various reasons, but I am rather fond of this little part, so...here it is.

endless.

"Kakashi, that war is long over. We won. Let it go."

He stared at me for a short second as if he didn't understand what I was saying. Then without warning, he charged into me like a descending bird of prey, pulling at my collar with such violence that I almost lost balance and fell onto him.

I was taken by surprise, to say the least.

"Don't you understand? I was there!" his words came out in a wrenching snarl. I recognized that flash of hot anger in his good eye and was at a sudden loss for words. I didn't think of it—didn't want to think about it. I did what had to be done, and that was supposed to be enough.

"I was there when you performed that seal, I was there when you fell to the ground. I was there that day when you died! —And for as long as I live, that day will never end."
snowlight: (sasuke - full of grace)
啊哈哈哈,我居然找到了这一段。=v=|||||

这是当年,为了给琥珀小姐写生日礼,配合Rin的《Delicate》挖的一个坑……

Scars

POY架空同人 )
snowlight: (evil)
我只能在地下默默地继续等卡卡西么?
№38 ☆☆☆四代目于2009-05-27 22:11:20留言☆☆☆

老师,我陪您等。T_T
№41 ☆☆☆带土于2009-05-27 22:14:04留言☆☆☆

你俩CP去把
№47 ☆☆☆河蟹的爬过~~于2009-05-27 22:17:31留言☆☆☆

口胡!!
玲你这个同人女又跑来刷小粉红了!!
不要再撮合我和老师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把卡卡西留给你自己!!!
№53 ☆☆☆带土于2009-05-27 22:20:28留言☆☆☆

群魔了,乱舞了……最重要的是,有碍市容了 )
snowlight: (PWND)
种卡卡
By: Rin-chan


我有一个YY的计划
那就是在八八播种卡卡
播种一只,一只就够了
会结出许多的许多的卡卡
一只送给送给熊爸爸
一只送给送给团扇家
一只放在火影岩下
一只留在八八留在八八
啦啦啦,种卡卡
啦啦啦,种卡卡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种卡卡
到那时候 木叶每一个角落
都会变得都会变得圈圈又叉叉

snowlight: (soft)
这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

—茕蝶《像飓风里的两只麻雀/Like Two Sparrows in a Hurricane》
snowlight: (itachi)
"鼬,你为什么要回来?"

这是个当事人已经被问过无数次的问题。平心而论作为回答他的ABCD 选择并不少,但前提是问的那个人不能是卡卡西。
"为了木叶。"—撒谎撒得太没有技术水平,PASS。
"为了宇智波。"—不仅没有技术水平还恶心,PASS。
"为了你啊,卡卡西さん。"—不仅没有技术水平还恶心而且对伤员的身体不好,继续PASS。
所以他想了一想后,终于很谨慎地开了口。
那大概是他一生中说过的,最恳切的话之一。

他说:"我有我的理由。"
但是我不告诉你。

—茕蝶《长生月》
snowlight: (saboru)
无关系添加:鉴于近来老是有同学向我吐关于火影连载的糟……
我强烈推荐每个人都去看冰炎同学前日的日志:
http://ainanda.blogbus.com/logs/31139117.html
就酱。

某人:[BF]顺便跟我讲起公司里这帮人谁喜欢看什么类型的A片,把我笑死了
茕蝶:好强大…………|||||||
某人:他们原来真的要互相交流的哦
茕蝶:你可以想象一下,卡某人和哥哥和疾风,互相交流………………

Read more... )

花都开好了

Thursday, June 5th, 2008 10:33 am
snowlight: (artsy)
Hotmail里面发RP文件,差点发错地址。orz

和,呃,某位同学非常有激情地YY了一个陨石坑的后续。(这位同学你看,我怕你经不起拷问而没把你的名字泄漏出来,是一件多么厚道的事情。)

“你是我的,我有爱了,世界完成了。”

对于那里面的H,他和K之间的关系大概可以如此形容。(那个,H和K都是原创人物……当然,是和卡某人息息相关的原创人物。=v=)

(鸢尾问我:“这两个人真的不是兄弟吗?”
我:“真的,不是……”=v= =v= =v=)

-------我是事关山口山的分割线-------

my darling Vitamin )
snowlight: (nostalgic)
卡卡西淡定地从长袖里掏出一枚漆黑的铁牌,扔到跪在地上的佐助面前:
“有任何事,到昆明山光明顶找卡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等佐助回过神来,卡卡西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佐助拿起那块十分沉重的铁牌,翻过来,只见漆黑的玄铁上,赫然印着四个大字:
“亲热天堂”

(原来明教总教主是…………自来也…………)

几个人顺便说起了庄子……不要问我这思路是怎么飞跃的…… )
snowlight: (damage!)
嗯,我是在说,Miss Rumour的Finis.

首先它就引发了,关于八十八夜版蝴蝶梦的讨论……

卡佐和止兄,貌似是的 )

而后我一边看一边在MSN上面对着Rin+冰炎点评,于是……

喜感极其严重。 )
snowlight: (interested)
2008年02月04日

虽然naked ape这两位小姐画了很多让我哭笑不得的佐鸣,但是,看到那华丽的封面和更加华丽的设定,我还是掏钱买了《DOLLS》第一册……

目前看起来很有爱。式部清寿是大美人啊!<3<3<3 (其实我最腹诽NA小姐们的时候也没有不承认,她们的人基本上都是美人……至于同人志里面美人们画得像不像原作里面的人物,那是另外一回事情。)

人物图在这里可以看。不过《DOLLS》的整个设定…………怎么看怎么都像操着枪的另类暗部。-_- 当然说起暗部就不能不想起卡卡西,所以我一边看一边YY卡某人的暗部生涯,也是情有可原的吧………………

说到暗部啊,我最近看着宇大先生的种种光荣(?)事迹终于悟了:原来不是暗部把他变成这样的!原来一切都要怪罪到家庭教育这块上呀!^O^ 对不起木叶的同志们,我错怪你们了……

毫无关系PS:纽约巨人队赢了耶~赢了耶~赢了耶~(跳着舞跑开,明天要看报纸报道!)

黄粱

Sunday, May 11th, 2008 09:03 am
snowlight: (dark)
2007年12月05日

翻译了一段Alfred Dunn的《The Bohemian Girl》(波希米亚女孩)来玩。(毕竟是可以拿来套卡某人和佐助大人的歌,嗯。)
东敲敲西敲敲,居然把译文差不多给弄押韵了,乐。

I dreamt that I dwelt in marble halls,
With vassals and serfs at my side,
And of all who assembled within those walls,
That I was the hope and the pride.
I had riches too great to count
Could boast of a high ancestral name;
But I also dreamt, which pleased me most,
That you lov'd me still the same

我梦见我住在大理石的城堡里
有部属和仆人在我的手旁
而在彼处聚集的众人的眼中
我是他们的骄傲和希望
我拥有无数的财富,高贵的姓氏
但我还做有一个梦,一个最让我欢喜的梦
那就是你仍爱我,一如前往

再战Baidu吧?

Wednesday, March 14th, 2007 10:41 pm
snowlight: (pfft)
算了吧,好冷的笑话……有那时间不如给手上的坑撒点土呢。

不过坑,这东西也是微妙的。有的坑挖的时候满心欢喜,睡了一觉起来就啥感觉都没有了。这又是为啥?难道前一天是抽风么?(是的Rin我说的就是那个让你看了回复“你丫去X”的坑……)

又,给Rin的小学校架空考虑了很久,决定不挖。卡某人还是当不了只有温柔一面的小学老师吧。而且要架那整个背景,太麻烦。以后有时间会写些没头没尾的片断来玩倒是可能的。Rin的生日礼物还是写英文算了……卡和佐,大概。仍然坚持三无(无情节无情交无情人)路线。
snowlight: (make face)
某铃:有件很OTZ的事,你可以选择听还是不听。关于熊爸的。
茕蝶:他有了遗腹子?
某铃:嗯对,红有了
茕蝶:.....................................................
茕蝶:我…………我该怎么说呢
茕蝶:为啥AB就这么狗血啊!!!
某铃:他狗血到家了
茕蝶:MD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居然就真的是啊!!!!
某铃:小鹿同学很…………OTZ地说他要当这孩子的老师

后来群聊里面 )
snowlight: (angel)
翻文件翻出了好玩(?)的东西。
某次MSN接龙的对话。

沙罗[佐助]:就我的观点来说,四代是个比较悲惨的养父,养出的小孩不爱他~~
往离[四代]:没错……
茕蝶[天音]:而且卡并不是盲目的,他对自己的心意是清楚的
沙罗[佐助]:在其他地方我已经习惯了养子对养父盲目崇拜,至死不渝.........
茕蝶[天音]:他崇拜四代,但是他不想和四代去滚床单
往离[四代]:如果我是四代,我就干脆弄瞎他的眼睛- -
茕蝶[天音]:为什么呢?
往离[四代]:让他可以盲目崇拜我
沙罗[佐助]:…………天音你不和他拼命?
茕蝶[天音]:………………………………………………………………………………
往离[四代]:天音大人已经快睡着了……
沙罗[佐助]:如果天音你不和他拼命我和她拼命好了………
烟花[卡卡]:真奇怪,我都没发表意见……
茕蝶[天音]:那是你们佐命内部斗争……
往离[四代]:后退……我就说下次不要让我来演这么危险的角色
沙罗[佐助]:说起来如果你弄瞎了他的眼睛,我家大人的眼睛肯定要出冲一只的
沙罗[佐助]:所以我要和你拼命的

另记:最近萌这歌(的这个版本)萌到死呀~ >O<

Scarborough Fair )

Love imposes impossible tasks
Though not more than any heart asks

这两句真是让我要去泪奔呀…………
snowlight: (eg)
两个人随便说起某四卡YY )

某铃:老四复活的那一天,是不是应该定为八八的复活节啊= =
某铃:卡卡生日是圣诞节。老四复活是复活节。小佐归来是七夕。
茕蝶:狂笑
某铃:止水忌日是鬼节= =
某铃:哥哥灭族是光棍节
茕蝶:………………orz
茕蝶:不!哥哥灭族是逾越节!屠杀但是留了一个下来,这不是逾越节是啥
茕蝶:那么八八生日本身是国庆节?爆
某铃:我突然想到,木叶的教师节可真热闹啊……………………
某铃:哥哥回来是开斋节……………………
某铃:刺身卡,狂喷
茕蝶:omg...
茕蝶:熊哥忌日是烈士纪念日……
某铃:熊哥忌日是世界无烟日……
茕蝶:………………orz
茕蝶:你强。
茕蝶:话说…………止水忌日难道不是端午节么?
某铃:…………………………
茕蝶:人都投水了(据说)
茕蝶:尸体也喂鱼了…………(同据说)
茕蝶:鬼节,那还不要多少有多少啊。木叶最不缺的就是死人。
某铃:重阳节,遍插卡卡少团扇啊…………跑路跑得不是时候
茕蝶:带土忌日是世界器官捐献日………… = =
某铃:= =
茕蝶:对了,复活节不是有个,圣灰星期三Ash Wednesday么
某铃:炮灰星期三
茕蝶:没错
snowlight: (cagali - pretty colors)
你是风儿我是沙
你管填坑我管挖
挖来挖去都是卡
结果全到团扇家
—前面一半是我,后面一半是Rin

从张爱玲剽窃到老祖宗们的宇卡对话 )

飞花给我的贺卡收到了。
感想是:RPWT到了极点!!极点的极点!!!

非常非常可爱的手绘里面,夹了一堆账单。
第一张写:账单!
第二张满张都写:Beloved!
第三张写:第二张写得太匆忙,有个地方拼错了。如果你找到,我就忍痛和你两清。(大意)
我回过头去找了半天。要知道我这人是被誉为错别字的火眼金睛(R和snow也许还记得,笑),一看就抓得出来啊。
但是…………找不到。
于是翻第四张。
上书:骗你的。没有错的地方。

=O=
=O=
=O=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