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ight: (haru yo koi)
另外舒米醒了啊!真是太高兴了。车神加持,德国战车GOGOGO!

Read more... )
snowlight: (senna)
"Asif Kapadia’s documentary, which should reward the attention even of those who would never dream of watching cars on a track, is filmed as an homage to velocity." - Anthony Lane, The New Yorker

The story of Ayrton Senna, perhaps the greatest race car driver who ever lived, is an epic tale that literally twists at every turn. In the mid 1980s, Senna, a young, gifted driver, exploded onto the world of Formula One racing. As a Brazilian in a predominantly European sport, a purist in a world polluted with backroom deals, and a man of faith in an arena filled with cynicism, Senna had to fight hard—both on and off the track. Facing titanic struggles, he conquered Formula One and became a global icon who was idolized in his home country. Told solely through the use of archival footage, Asif Kapadia’s documentary is a thrill ride worthy of its daring subject. Adrenaline will be pumping as cameras from inside Senna’s car put you smack-dab in the driver’s seat. Buckle your seat belt; Senna will take you on a trip you do not want to miss. (Sundance Film Festival)



Trailer on Youtube.

Now playing at the Film Society Lincoln Center on Upper West and Sunshine Cinema in SoHo. Don't now exactly when I will see it, but no doubt I will.
snowlight: (graceful)
List of questions here.

Day 27. A fic that spawned an inside joke

Pictures of You by Reiko+沙罗+茕蝶 (Naruto, Kakashi/Sasuke, in Chinese)

Yeah....I probably should face the music on this one, as Miya-chan (nickname: Little BT) has gained a life of his own.

Day 28. A fic with a pairing you never thought you'd read

Five Ways Sam Vimes Discovered What He Didn't Want to Know by kindkit (Discworld, Vetinari/Drumknott)

I always thought this ship was boring, but the author showed me it could be touching. My Discworld OTP is Vetinari/Vimes, but the Vimes in this one was very nicely done as well.

Day 29. A fic that turns you on

Tarnished Angel by Blackrose (FF8, Seifer/Squall)

Kink quotient is 10/10. (Although I have to say, I always end up giggling at the ending...)

Day 30. A fic with a great ending

Nothing is Written by Transmission Failure (Formula One RPS, Senna/Berger)

Oh that ending. THAT ENDING. For me, it took the meaning of poetic angst to a whole new level.

I touch the gravestone, the letters cut into it: Nada pode me separar do amor de Deus. I will not stand between him and his God any more. My veneration will not fade, nor die; but it will now grow more distant—the might of a planet eclipsed by a falling star. There is no way I could ever forget Ayrton.

But still I am here to say goodbye.


HERE ENDS THE MEME OH YAY
Thanks for passing it on, [livejournal.com profile] verizonhorizon! Fun times!

Quick round-up: Fandoms by mentions.

5: Sherlock BBC, Star Trek TOS/XI
4: Final Fantasy VIII
3: Harry Potter
2: Naruto
1: Formula One RPS, Discworld, The Vampire Chronicles, Star Trek Deep Space 9, Godfather, Prince of Tennis, The X-Files, Star Trek RPS, Supernatural, Numb3rs, Final Fantasy VII Crisis Core, Warcraft, Kingdom Hearts II
snowlight: (miss wednesday)
茕蝶:我在查GP2今年的目前成绩
茕蝶:看到一个 No.1 巴西国旗。Senna
茕蝶:恍惚了真的……
沙罗:某家的小孩阿为什么你还那么小阿阿阿阿阿!!T T
沙罗:莫非他们又要错过了....

魔手伸向了下一代== )

读书&萌记录

Tuesday, June 17th, 2008 08:33 am
snowlight: (gazing2)
北京的同学们上不了八八了。== 希望只是因为暴雨吧。

这几天身体不大好……x_x
当然这好像也不是新闻………………继续x_x

开始读村上春树的《The Elephant Vanishes》,感觉那种到处点缀音乐人名字的写法有点装13的嫌疑。不过话说回来人家本来就是音乐爱好者,那么也算情有可原吧。这一本短故事集的内容对于我而言参差不齐:有的故事全然读不下去,有的故事却是很喜欢的----比如《Barn Burning》,还有《Family Affair》。《遇见百分百的女孩》其实是《Zero Match Found》最早的灵感来源,而《Zero Match Found》可算是我的架空中难得的不会雷人的东西了吧。

莫名其妙地想写火影英文段子。超短的那种所谓drabble。可是《散华》怎么办啊怎么办啊,郁闷地捶地板。

F1的文,似乎倒是已经写完了。大概是RP不够好的缘故,我想我是没法从正面去写那两个人相知相爱的故事的。所能写的只是相思,而且还是某人都死了之后另外某人的单相思。-_-|||| 说起来,我从头到尾想要表达的,似乎也就是那种感觉……得到了失去了放手了,然而在不设防的时候会发现,原来从来就没有忘记。(这绝对不是我对MS同学不hd……如果死的人是他,我保证也还是同一个调调的。)总之将来如果有可能还是想继续写莲花传奇(这都啥名字= =),不过正文的话《Unbeliever》应该就是一个仓促的结局了。

还有什么呢……哦,还有就是激萌FF7: Crisis Core里面的Genesis x Sephiroth(见楼下一篇HC日记)。感觉是女王受和…………狂犬攻。(爆) 不是我要YY,是编剧自己太狗血……什么“我的血给你”,什么“恶魔的诱惑”……还有一本书,名为LOVELESS。Genesis是个神经病,我不否认。但是他是一个让似曾相识以至于惺惺相惜神经病。(至于Sephiroth,那是另外一种神经病……)

啊对了,去IMAX看了《Kung Fu Panda》,很可爱啊!!!音乐也很好,感觉是虽然中西结合了,却深有中国民乐的神韵。电影放完之后全场鼓掌。某人的死法大萌!!(…………) 某人和某人的师徒年下段子也……感觉有点那啥,黑呼呼的佐卡……=_= (或者是蛇三?爆)
snowlight: (amor de deus)
拼来凑去,终于把《Unbeliever》写完了,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是一个结构相当松散的故事。前面写日本,写东京,写……啊反正,就是明明是要写所谓“生命中那些XXOO的事情”却总在写窗外的云面前的酒。=_= 扯来扯去,一眨眼,短短一篇文已经完了。Ayrton Senna先生按照惯例没有出场,但这当然没有阻止厚脸皮如我把这文标成ASMS。

不过,英文对于我而言究竟是一种更加“准确”的语言。相比之下,回头去看自己写的中文故事,常有词不达意之感。或者这也是为什么写英文同人要快得多:写了就是写了,一个段子要么砍掉要么调换移花接木,三次之内一般就搞定,绝对不会像写中文同人的时候为了一个字一句话磨上个大半天(写了又删,删了又写,写了继续删……)。

为了这文查资料,居然给我翻出了无比orz的事情来……

茕蝶:我这么和你说一个故事
茕蝶:A是无比耀眼的人,B是一个音乐世家的公子,但目前还默默无闻
茕蝶:B仰慕了A很久很久,后来为了事业飘洋过海,和A距离更近
冰炎:…………
茕蝶:A因为意外事故,死于比赛现场;B在观众席上
茕蝶:十多年后B因为某首挽歌而一举成名
茕蝶:到这里是不是已经很狗血了
冰炎:囧
茕蝶:更狗血的是成名之后他接受采访,说
茕蝶:我唱那歌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的,是A的面容…………
冰炎:喷
茕蝶:我orzzzzzzzzzzzzzzzzz
茕蝶:我本来只是要写一个“真实的故事” ,所以写到他成名了,再写写歌词的含义,就可以给读者留下想象空间打住
茕蝶:结果在日本网上一查,此君居然红口白牙自己爆料…………
冰炎:爆笑
茕蝶:他他他他居然说,一唱那首歌就想起A
茕蝶:那歌可是无比温柔无比深情的啊……原来那就是他心中的A么……………
冰炎:= =+
冰炎:生活就是撒狗血
茕蝶:你说,这不是逼迫着我去写他和A的同人么,这难道不是么
茕蝶:继续看…………
茕蝶:哦,他还说,他能唱这首歌,是因为A给了他力量
冰炎:……………………………………………………
茕蝶:太过分了……
茕蝶:我都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yy,他居然!他居然!!

过把瘾再死

Saturday, August 11th, 2007 03:08 am
snowlight: (oh yeah)
首先是烟花同学问我看过某杀手架空的ASMS文没有。
我很老实地说,没有。
然后加了一句:我不要看。

(我对非自己yy出来的架空文有几乎是不可逾越的心理障碍,虽然日文同人继续不在此例。)

不过后来终究是看了。我承认是跳着看的(理由见上), 但喜欢的地方倒真是喜欢。

“你爱Ayrton?”Felipe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Michael相同的问题,那个连Rubens都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
Michael闭上眼睛,好像在想些什么,然后用极温柔的语调说,“爱或不爱,又有什么关系?”
(呃然后我就跳啊跳,跳啊跳,一直跳到结尾去了。)

Michael带着被摔碎的文竹走进花店,文竹需要重新配一个花盆。
花店的布局依然没变,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最初的样子。
结账的时候,有个男孩跑进店里,红着脸问店员,该送什么花给心爱的姑娘。
“送文竹吧。”Michael接过自己的盆栽,对男孩说。
“为什么?”男孩问道。
Michael笑着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因为文竹是永恒的意思。”

街上,阳光明媚。Michael看了看手中的文竹,“回家吧,Ayrton。”
其实是很完美的结局了,从某种意义而言。沙罗抱怨Ayrton没有主角命死掉了,而对此我的回复是“人家的文,人家的主角,那个不是我能指望的……再说他人本来就死了,又不是活得好好的被作者挂了。”

然后就去翻人家的吧。发现了强到逆天的对话。

概括之,就是一首“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而引发的血案

“这首歌,太适合塞叔叔了。囧……我又萌回去了。咋办?现在让某人殉情来来得及不?表再见~表再见~”
“PIA之!大把的JQ还没发展呢,等JQ够了再殉!”

茕蝶:“等JQ够了再殉!”
茕蝶:简直太经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沙罗:所谓的“活要见人死要奸尸”
茕蝶:………………………………………………你何必呢
snowlight: (senna)
纵使年月流去
众多记忆磨损
是仍在那里,我看见你
闪亮的黑眼睛,微笑的唇
—Clark Crouch,「Somewhere in Time」

标题:一个名叫圣保罗的城市
原作:Renata Lord
翻译:烟花绽放 & Renata Lord
配对:Ayrton Senna/Michael Schumacher


翻译腔就翻译腔吧…… = = )

译者后记:翻译比我想象的要轻松,因此错误应该也比我想象的要多.作为完全的F1局外人,翻译此文纯粹是由于这篇文的宁静和悲哀的气氛.希望我的拙劣翻译也能把这种感觉带给大家.

作者后记:我觉得我改错的时间花得比烟花翻译的时间还要多耶…………无辜地望天。翻译腔浓重但也没办法了。我用英文倒装起来比用中文还要严重……
Ayrton便是我心里的一根刺—拔出来是痛,留在那里还是痛。那啥……怎么说的?伤是证明爱过的痕迹?
snowlight: (unbroken)
Bruno这几天访问法拉利,混得相当不错的样子。
他的官网也改版了,漂亮许多。
真正煞到我的是他的某张照片。那胜利之后的笑容。
电光石火之间,觉得又看见了Ayrton的容颜。
已经不知道是该微笑还是心痛了——也许两种都是不可避免。

……
唔,我似乎应该解释一下这一个多月以来的行踪。
……
……
……
望天。
不知道从何说起。

……结婚了。
……买房子了。
……医院。

工作方面终于快要告一段落。头一年,有惊无险渡过。
放假后去芝加哥参加朋友的婚礼,然后整个夏季被父母勒令禁足养病。
假期计划全盘泡汤,好在我早就习惯了人算不如天算。 (到美国这么多年,都是人算不如天算过来的,笑。)

嗯,我会没事的。
明天(明天的明天的明天?)还会再见。
希望下次上MSN能看见几个人吧... ^^
snowlight: (clamp - stars)
在XQ上看到的,因为YLJ而引发的“追星费用”讨论。其中某回帖很可爱。

饭孔明,都督,曹老。家里在我出生前就已经有了三国志,三国演义,红楼梦。
饭卫青。俺家就是陕西的。卫青,野猪,霍去病的墓花上10块就能跑个来回。
像富奸此种败类我唯一的目标就是买一张能到日本的票(不管啥票)带上一根绳子将那厮吊死。但鉴于猎人完结之前不会下手。所以......
☆☆☆= =于2007-04-03 19:34:00留言☆☆☆ 

于是我扳着指头数了下我的。

认真地饭(过)两个乐队一个演员两个运动的。

乐队一,饭上他们的时候我真的是一穷二白。买了正版CD,托澳洲同好买了本杂志,其它应该没了。那时候根本没想过要去CON。几年后他们解散,有钱没处花。
(这是说的Savage Garden)

乐队二,饭上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解散了。但鉴于他们是日系,解散的事实并不能阻止他们抢钱。买过几张正版CD,朋友送过几张CD和娃娃加卡片。在日本的时候买了乐队中本命的摄影集(发现其中英文错误连篇,痛心疾首)。
如今打算去看这单飞的本命的CON,但是他很懒,做什么都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如果他真的和乐队的另外一人物出新歌,自然也是要买的。
(这是说的X-Japan和YOSHIKI先生)

演员一,那个时候很纯真。写信给他过,耗掉邮费和信封钱。在学校里抢了一堆他的包书,还因为他买过几本杂志。没了。
(David Boreanaz,他现在混得仍然滋润~yeah)

运动员一,饭上他的时候仍然是一穷二白的未成年时代,根本不敢奢望看他比赛(何况比赛都是国外)。只用几块钱买过一本他的小小影册。
九八年情人节,长野冬奥他夺冠。八年后的同一天,我离开日本。
现在有钱去看他表演了。然而本着不教美人见白头的原则,我不敢去。
(Ilia Kulik,远目)

运动员二,饭上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十多年。因为喜欢的是他而不是他那运动的细节本身,没有收集各种东西。不过有考虑给他家族的慈善机构捐款……
(这便是Ayrton Senna先生了……)
snowlight: (f1)
深吸气。

这文的成立前提有三,都是不可能的任务。第三条尤其极恶。

没有足够的爱和腐就请不要进来,对你我都好= = )

题目:[无良知无逻辑之莲花传奇]Marco Polo
作者:Renata Lord
配对:ASMS (请参见前言,否则被炸死概不负责)
注明:赠某棵无良植物


*

改编自某个西方流行的小孩子游戏 )

在写莲花传奇

Monday, March 26th, 2007 10:23 pm
snowlight: (contemplative)
我写文总是在脑袋里面拍电影/做梦再付诸文字,是一个从视觉到声音的过程。(或者说,基本上就是一个自说梦话的过程。要弄出能给人看的东西,真难啊…………)

扯远了。既然写出文来,脑子里一定是先“拍摄”了方块字所表达的情节的。所以写着写着莲花传奇,恍惚之间只觉得Ayrton还活得好好的。因为我分明看见他和那个小孩一起在游泳池里追逐打闹,水花四处扑散。 就连大人和小孩的笑声还有水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很高兴。虽然是那种酸酸的感觉。

仍然是那句话:只可惜饶我情书写得再怎么天花乱坠,他也没法起死回生。
snowlight: (namaiki)
唔,最近网下其实满不爽的。很多事情很烦
对此我有三个解释:
  1. 冬季狂躁症发作。

  2. 人马座B型血发作。

  3. 自身问题发作。
…………虽然怎么看也是No.3. -_-

这次回去被老爸训/开导。他说得在情在理,然而我听得坐如针毡无可奈何。
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哪天实在不行了就跑路吧。-_-

格小子那里拿来的塔罗牌测试 )

那么以下为无聊片断。

  1. 在父母家里看Queer Eye for the Straight Guy(娘啊我错了……我看这个还不如去看The Janice Dickinson Modeling Agency),里面那期的(同志)受访者我看去看来都觉得眼熟,看到最后恍然大悟:老天爷,这根本就是一个青春无敌貌美如花而且弯得不能再弯版本的……Michael Schumacher. =O=

  2. 承上。小金和小黑的班上有个巴西血统的小男孩,聪明可爱且一头卷发让我打望得心旷神怡。我决定叫他小卷。
snowlight: (grr)
主题:混同人的介绍几对兄弟CP让我萌吧(要亲兄弟且有JQ证据的)

还有赛车的舒马赫兄弟也不错,8过我萌赛纳
☆☆☆SS于2007-02-07 19:56:42留言☆☆☆

大惊………………
原来中文圈子里面也有人萌赛纳吗…………
敢问配对?
☆☆☆io于2007-02-08 11:09:59留言☆☆☆

萌他的人不少……
☆☆☆我不是桃子于2007-02-08 11:33:30留言☆☆☆

唔,怎么说呢……
我说的萌,是本命的萌。鉴于我见过的中文F1同人里面的他不仅精神面目模糊而且时常客串QJ犯,请原谅我认为那些作者们萌的不是塞纳这个人而是……他的生殖器。
☆☆☆io于2007-02-08 11:52:47留言☆☆☆
snowlight: (golden)
关于那些据说是被我养了的男人们 )

PS:香港人士如果有闲心/爱心请联系我

我教的一群三年级孩子们在给香港写关于纽约Bronx贫民区的自制明信片(以及假装他们访问了香港,在给Bronx的朋友们写在香港的中式帆船社区见闻)。我看着他们的进度不错,一高兴就顺口说了句“啊其实这写好了可以寄到香港啊”。

结果…………他们兴致来了,难得地干劲朝天。ORZ

所以……有没有好心人……有兴趣收到上述明信片?只要给我个地址,然后回两张来自香港的明信片就好了。我的孩子们(虽然这说法比较寒,但我平时真的是一口一个“my kids”)来自于非洲,南美以及南亚,但是他们几乎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母国以及美国之外的地方。所以我很想让他们看看外面的世界。
如果哪位可以帮忙,我会很感激的。^_^ (如有需要本人愿意出卖色相附寄照片)
这件事情被珊瑚小姐见义勇为了~谢谢啦^O^
snowlight: (amor de deus)
あなたと出会って、もう12年目。
随分変わったあなたと、随分変わった私。
でも、帰る場所がある限り、人は孤独なんかじゃないよね、我が姫君。

Disclaimer: Fiction.
Pairing: Ayrton/Michael + Bruno
Beta: Much thanks go to [livejournal.com profile] evanmanic for the formal beta, and also to [livejournal.com profile] aitakute for spending a long time discussing this with me. Mistakes and such remain my own.
Note: A belated birthday present for [livejournal.com profile] lakehikaruAmor animi arbitrio sumitur, non ponitur.

The Most Loneliest Day
by Renata Lord ([livejournal.com profile] snowlight)


sic transit gloria mundi
thus passes away the glory of the world


Have you ever heard, a tale that goes like this? )
snowlight: (senna)
一个是,他小时候他妈妈带他去看白雪公主的演出,他不愿意去但最后还是去了。
看到苹果那里,他对他妈妈说,他要吃苹果。他妈妈说,等会演出完了给你买。结果他很有毅力地一直念,苹果苹果苹果苹果苹果。到了最后干脆扯着嗓门大叫:我要吃苹果!
他妈黑线万分,出场带着他去买苹果。

另一个是,似乎是七岁还是八岁的生日,他妈妈说他可以随便邀请小朋友来庆祝。结果一屋子堆满了小孩(他家里满有钱,所以还是大屋子)。
他妈问,怎么这么多人啊,都是你的朋友?
他面不改色回答:我不认识他们。他们是我走在路上随便邀请过来的。

Nada pode me separar do amor de Deus。Senna先生据说是真的很爱他的神的。然而这也没能阻止他这个天主教徒离婚。在我看来,他信神的根本在于他相信自己是神所选择的人,命中注定的胜利者——这是非常自傲的想法。

仍然在写《The Most Loneliest Day》。

By his God’s grace, Ayrton never aged. No matter how fast the world went by, Ayrton Senna stayed at thirty-four.
snowlight: (amused)
某蝶:自古英雄如美人……
某湖:所以你看,Senna既是英雄又是美人,当然就死得更早了
某蝶:[电话另一头噗了出来]原来是这样的啊!
某湖:是啊,是英雄就只能折半活到四十,是美人,再折一半,就只有二十了!
某蝶:喂,人家Senna先生没那么短命的好不好。
某湖:[斩钉截铁地]那也是因为他的美人指数不够
某蝶:………………………………

[谈话继续,说到关于男人和孽缘的不同之处]

某湖:有的人是适合一起生活的,而有的人是灵魂的伴侣。
某蝶:…………[在床上滚来滚去大笑]你猜我想起了啥?我想起了Senna先生和Schumacher先生(确切地说,我在写的那篇文)……灵魂的伴侣………
某湖:………………………
某蝶:你凭啥说舒先生是攻?
某湖:因为Senna死了!
某蝶:这说明什么?
某湖:[滔滔不绝ing]你看,那么多文里面,死的一定是小受,风风光光心如死灰活下来的当然就是皇帝小攻!你什么时候看过小攻死了小受很快活的
某蝶:[被事实震撼了]…………确实,没看过。
某湖:所以!而且你看,就缩写来看也是MS嘛!SM这种缩写太RP了!

做了结果相当RP(虽然大部分地方也相当准确)的性格测试 )

得分最高是Liberalism (97)。
Often you exhibit a readiness to challenge authority, convention, and traditional values. Sometimes you feel a certain degree of hostility toward rules and perhaps even enjoy ambiguity.

望天啊望天啊。
snowlight: (asms)
题目:追逐
作者:湖光
配对:Michael Schumacher x Ayrton Senna
(某蝶默念:我坚持这是互攻……是互攻……)
注明:亲爱的生日快乐。如有疑问请咨询~- -

我好喜欢这篇啊。T_T 温暖而美丽的治愈系 )

====我是一年两次的煽情分割线====

二十四岁。十二年。
我们相亲(?)相爱(?)的年头,终于占了生命中的一半了。
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这三个词都有你的影子。
—然而亲爱的,我承诺过,我将终生以一种温柔的心情想你。

Tags